您的位置: 首页 > 社会民生 > 人生处世
杜富国:强军思想引领下的英雄战士(上)
【信息来源:【信息时间:2019-05-24 09:52  阅读次数: 】【字号 】【我要打印】【关闭

强军思想引领下的英雄战士——记陆军某扫雷排爆大队战士杜富国(上)

 

2015年4月26日,在云南麻栗坡,杜富国向雷场外转运炸药。黄  巧摄(新华社发)

 

2019年4月15日,在陆军军医大学,杜富国与妻子王静一起散步。新华社记者  张永进摄

核心阅读

2018年10月11日,杜富国在扫雷行动中发现一枚加重手榴弹,他让同组战友退后,独自上前查明情况,一声巨响,他失去了双手和双眼……几个月过去,他排雷负伤前对战友说的那句“你退后,让我来”传遍大江南北,他的名字印在了亿万人民心中……

初夏,踏上云南省麻栗坡县坝子村,只见绵延起伏的山坡上,松苗随风摇曳,茶树吐出新绿,处处孕育着乡亲们对脱贫的美好憧憬……

这里是昔日的雷场,陆军某扫雷排爆大队战士杜富国就是在这个地方负伤的。2018年10月11日,杜富国在扫雷行动中发现一枚加重手榴弹,他立即让同组战友艾岩退后,独自上前查明情况。突然,一声巨响,杜富国下意识地向艾岩方向一侧身,挡住了手榴弹爆炸后的冲击波和弹片,战友得救了,他失去了双手和双眼。就在这声巨响之前,他已排除2400余枚爆炸物。

4月16日,记者在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见到了杜富国。他在爱人王静的搀扶下摸索着缓慢向大家走来,双眼蒙着洁白的纱布,脖子上黄豆大的伤疤密密麻麻。当他以军人的标准站姿,迅疾举起残缺的右臂向大家致以特殊军礼,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……

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啊?

双眼球已被摘除。2018年11月24日,当扫雷大队为躺在病床上的杜富国颁授一等功奖章时,他习惯性地低下头,真想端详一下一等功奖章的模样。

这是一双什么样的手啊?

双手已被截肢。2019年春节,杜富国用纱布层层缠绕,将硬笔捆于残臂,在白纸上艰难地写下“春节快乐”4个大字,向全国人民拜年。

几个月过去了。他排雷负伤前对战友说的那句“你退后,让我来”传遍大江南北,他的名字印在了“感动中国”的丰碑上,更印在了亿万人民心中……

“这就是我的使命,一个声音告诉我:我要去扫雷”

“这里共有113块雷区,面积约81.7平方公里,在雷区附近生产生活的我方边民达5000余户5万余人。密布的地雷威胁着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,制约着边疆建设的发展。继第一次、第二次大面积扫雷行动后,2015年,国务院、中央军委启动第三次大面积扫雷行动,明确要求彻底清除雷患。”原扫雷大队大队长陈安游介绍说。

“我感到这就是我的使命,一个声音告诉我:我要去扫雷!”杜富国说。从2015年6月开始,他和来自不同单位的400多名战友,抛弃一切牵挂,义无反顾地奔赴扫雷战场。

杜富国1991年11月出生于贵州省遵义市湄潭县,2010年12月入伍,2016年11月入党。8年多的军旅生涯中,他有过3次重要选择:

第一次是参军来到云南某边防团,他原本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边防战士,却选择参加扫雷;第二次是来到扫雷队后,队长发现他的炊事技术不错,有意安排他当炊事员,但他选择到一线扫雷;第三次是排雷遇险时,他选择让战友退后,自己独自上前排雷。

排雷兵,是和平年代离死神最近的人。杜富国明知这一次次的选择意味着什么,但他为什么义无反顾?

答案写在他的请战书上。2015年6月,杜富国当兵第五年。第三次大面积扫雷任务下达,他立即报名参加。在给连队党支部递交的请战书上,他这样写道:“正如我5年前参军入伍时一样,那时我思索着怎样的人生才是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。衡量的唯一标准,是真正为国家做了些什么,为百姓做了些什么……我感到,冥冥之中,这就是我的使命。”

2018年9月,满服役期的战士窦希望打算退伍,而杜富国12月份也面临退伍。窦希望问杜富国:“走不走?”杜富国说:“活没干完就退伍,谁来扫雷?”窦希望从此再未提退伍的事。

杜富国负伤后,猛硐乡乡长盘院华流着泪说:“全乡2万亩茶园,8000亩在雷区,群众都被炸怕了。杜富国救的不只是自己的战友,还有全乡的百姓。”

2018年11月16日,在杜富国负伤的老山雷场,他的战友以中国军人特有的“手拉手”方式,扫完最后一块雷场,移交给边疆人民耕种。至此,历时3年多的第三次大面积扫雷任务宣告结束。

当天,队长李华健给杜富国打电话告知这一消息。杜富国很是激动,负伤前的情景浮现在脑海:他和战友沿着雷场登上老山主峰,远山如黛,美若仙境。扫雷兵们感叹:“真想把它画成一幅画啊!”

“我入了党,就能够带头干、挑担子了”

已经转业的扫雷四队原队长龙泉,听到杜富国负伤的消息很难过,“既意外,又不意外”。意外,是因为杜富国排雷技术好、心理素质好,受伤的“怎么会是他?”不意外,是因为杜富国排雷时总是“让我来”,承受的风险比别人高。

心中有信仰,脚下有力量。

至今,龙泉还记得队里发展第一批党员时,杜富国汇报入党愿望时说的话:“队长,我入了党,就能够带头干、挑担子了。”回想这番话,这名老党员很是感慨:“我们究竟为什么入党?富国的话很朴素,却值得每一名党员深思。”

杜富国负伤后,有人问:“你为什么会用身体为战友挡弹片?”杜富国说:“我和战友是以命相托的兄弟,换了谁都会这样做。”

“艾岩怎么样……伤得重吗?”重症监护室内,刚刚醒来的杜富国双手被截肢、双眼被摘除,却仍惦记战友的安危。

杜富国和艾岩是同年兵,也是雷场上的生死搭档。艾岩来到扫雷队后,杜富国一直手把手教他排雷。每次有险情,杜富国都让他退到安全地带,自己独自上前处置。“如果不是富国主动上前排雷,如果不是他下意识地一挡,致残或牺牲的就是我!”艾岩几度哽咽……

在雷场,谁多排一颗雷,谁就多一分危险。杜富国深知这种概率,可他总抢着上。

在马嘿雷场,杜富国曾经排除1枚脸盆大小的59式反坦克地雷。大山密林,人都很难上来,为什么会埋反坦克地雷?这颗怪异的地雷引起了杜富国的警觉。他抢先对同组作业的班长许猛说:“班长,让我来!”排除后才发现,这个“大家伙”的顶端凹陷,原来是一枚精心布设的“诡计雷”,要安全地排除它谈何容易。

当有人问杜富国:“你为救战友失去了双手双眼,现在最大的困难是什么?康复后想做些什么?”他沉默良久没有作声,两行热泪滑落下来……

新年伊始,在病床上,杜富国拿起麻栗坡人民送来的收音机,聆听着习主席新年开训令。他说:“部队闻令而动,掀起了实战化训练热潮。我也要刻苦训练,争取早日康复,做更多对党对人民有益的事,不辜负部队的培养、人民的关爱。”

“工作总要有人干,我多干一点,大伙就少累一点”

“富国话少、腼腆,却有一副热心肠。”遵义的乡亲们都这么说。

提起受伤的大侄子,姑姑杜静忍不住泪往下流:“富国在几兄妹中是老大,在家的时候什么活都带头干。”

童年时代,杜富国的父母在外务工,家里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苦熬不是办法,苦干才有希望。他从小担起家庭重任,背着弟弟妹妹放牛、砍柴、干农活。四邻八舍人见人夸。

别人家的铲车“趴窝”了,学过维修的杜富国主动帮忙,从下午5点捣腾到凌晨;村里人家办红白喜事,杜富国不用人喊,总是会去帮忙端茶、送菜、摆放桌凳、收拾碗筷……

到了部队,杜富国更是热心助人。他利用休息时间,为队里修水电、修门窗、修设备,成为出色的“三小工”;雷场上,他把自己的干粮分给饭量大的战友,分给山里的困难群众;战友有困难,他时常拿出300、500元乃至上万元支援;在驻地,他常常帮助乡亲铺路坑、搬物资、修水电。战友问他:“天天忙个不停,你就不知道累吗?”他说:“工作总要有人干,我多干一点,大伙就少累一点。”

二班战士詹程说,富国总是闲不住、忙不完,也从不嫌麻烦。有一天,从雷场回来,大家很疲惫,大多在休息娱乐,杜富国的“休闲方式”则是到处转,看看水龙头是否漏水、澡堂的灯泡亮不亮、椅子腿是不是松了。

在雷场,杜富国干的活也总是最多,背的装备总是最沉。他总是歇不下来,大家把他誉为“小马达”。

马嘿雷场山高坡陡、荆棘密布,来回有6公里山路,扫雷兵要背负爆破筒一步一步往山上挪。一个弹药箱重27.5公斤,每次杜富国都要争着扛两箱,有时候还后面背两箱,前面再抱一箱。他的肩膀被背带勒出一道道血印,脚底也磨出了血泡。战友心疼他:“少扛点,时间长了,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。”杜富国笑道:“没得事,我身体好。”

2018年9月2日,驻地猛硐乡发生百年不遇的泥石流灾害,扫雷队凌晨出动救灾。看到十几名学生被困在二楼,杜富国第一个攀上一辆冲翻的皮卡车,借势爬上二楼阳台,将学生逐个抱下。

在敬老院,暴涨的河流将19名老人困在对岸。杜富国又是第一个拉着绳子,跳进河中蹚路。而后,他和战友站在河中组成人墙,将老人逐个背回。从河里出来,杜富国的腿被洪水中的杂物撞得淤青。面对战友的关心,他说:“这是咱当兵的本分。”

“我会为自己加油,给大家带来更多阳光和正能量”

“飞飞,坚强点。”杜富国清醒后,这是父亲杜俊对他说的第一句话。“爸,我没事,放心。”杜富国的声音很虚弱,却平静。

杜俊没想到,伤情如此重的儿子还会安慰他宽心。在杜俊印象中,儿子负伤后,无论是手术还是换药清创,从来没叫过一声疼。他宁愿把泪水流在心里。

2018年10月21日凌晨,病床上的杜富国疼得难以入眠,他抬起双臂想要触摸伤口,可是少了一截的断臂总是碰不到一起。

“我的手是不是没了?”杜富国问陪护他的分队长张波。张波支支吾吾地说:“可能是绷带绑得太紧,所以没知觉。”黑暗中,杜富国没再问,一夜辗转。

张波赶紧给大队领导和医生发了信息:“富国情绪激动,应该是察觉到自己双手没了”。翌日一早,大队长陈安游、政委周文春和医院领导商量,决定先告知杜富国失去双手的消息。

“富国,加重手榴弹近距离爆炸,为了保命,手没保住。”“希望你坚强,你是我们扫雷大队的英雄,也是人民的英雄。”

听了陈安游和周文春的话,杜富国语气平静:“首长,请放心,我一定会坚强。”

“隐瞒真实伤情越久,越不利于治疗。”按照主治医生陈雪松的意见,大队随后决定告知杜富国全部伤情。2018年11月17日,病房再次站满了人。领导、战友、家人、护士都来了,还特意请来了心理干预专家。

“富国,爆炸太剧烈,手没保住,两个眼睛也没保住。”病房里静得让人窒息。

几秒钟的沉默后,杜富国微微颤抖地说:“我知道了,您放心,请大家给我点时间。”

心理医生蹲在旁边观察杜富国的表情,酝酿着几套心理干预方案,最终一套也没用上。

他的乐观让人感动。杜富国的脸部、四肢、胸腹等处严重炸伤,身上瘢痕累累。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医生嘱咐他:“只要忍得住,别脱压力衣。”杜富国穿上压力衣,浑身绷得像弹簧,除上药、洗澡、换衣外,每天23小时不脱,不喊一声苦,还打趣称自己成了“蜘蛛侠”。

他的坚强令人动容。当被问到未来如何面对新的人生时,他说:“我想学播音,讲一口很好的普通话,以后把扫雷的故事讲给更多的人听……我会为自己加油,给大家带来更多阳光和正能量。”

眼睛失去光明,心里升起太阳。在病房的每一天,他都会练习播音技能。除了医院制定的康复训练,杜富国每天也会坚持收听广播、练习写字、学唱歌曲,并让妻子和战友为自己读报。

“富国啊富国,你可知道在康复的路上,还有好长好长的路要走。”护士余翔默默地在心中为他祈祷。

西南医院康复中心主任刘宏亮说:“对杜富国的康复治疗,请了国内外的顶尖专家,用了医院的最好设备,组成了最强的医护团队。我们要向英雄表达崇高的敬意。”

现在,杜富国的伤情日渐好转。生日那天,他给医护人员唱了一首歌——《壮志豪情在我胸》,以感谢大家对他的帮助。豪迈的歌声在病房久久回荡。

病房的阳台上摆满了鲜花,其中一束鲜花上插着一张卡片,上面写道:“向日葵说,只要你朝着阳光努力向上,生活便会因此而美好!”

文章来源:学习强国